500书堂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反噬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反噬

    “啊?!”

    几个突然正面看到了那转过身的蓝衫老人面容的家丁,齐齐惊骇出声,有胆子小些的几乎双手撑在地上就朝后倒退。

    面前这老人,他们其实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李家的天,他们的大老爷李元。

    许多人不少要么就是服侍过,要么就是被他们的大老爷李元提点过,看着一步步长大的。

    可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过自家老爷这番模样,一身蓝色的长衫无风自动,微微激荡着,看着干瘦佝偻的身躯,似乎无形之间拔高了不少。

    脸上一边是苍老枯槁的面容,一边却是白色的森森骷髅头,几乎看不到半点皮肉。

    举手投足间,更是能够听到一阵细微的虎啸龙吟之声。

    那种沛然的气势,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叫人产生一种不可直视的莫名威势。

    更为令人震怖惊恐的是,李家家主李元的双目,赤红如血,仿佛有红色光芒溢散出来,有一种夺人心魄的诡异感。

    其实他们此前已经多有配合着李直来制住“发病”的老太爷的事情,可从来没有一次如今晚这般,见到老太爷的面容上的皮肉脱落,宛如妖鬼。

    那种骇人的模样,若非有李直在场,恐怕这一下就已经跑了个干净。

    “吼——”

    李元张着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嘶吼,嘶吼的声音并不大,可听在人耳里,只让心神震颤,连站都难以站稳。

    “父亲,快醒醒,是孩儿在这里。”

    李直看着自家老父的模样,脸上虽有惊慌的神色,但并未如同其他家丁一般被吓得手足无措。

    反而超前走了几步,砰地一下跪倒在地。

    李家家主李元似乎被李直的声音吸引,微微超前探身低下了头。

    啪啦啪啦——

    火光通明的房间内,有一块块细微的碎肉从李元的脸上跌落了下来,本来不过是半张露出白骨森森的面孔,到了此刻已经有大半张看不出皮肉的痕迹。

    “父……父亲……”

    李直望着靠近自己那狰狞丑陋的面容,声音微微发颤。

    背在身后的手,却无声地朝站在后方的中年管家打了个手势。

    那中年管家喉结滚动,似无声吞咽了一口口水,继而微微侧头,朝着一旁几个从惊骇之中稍稍缓过神的家丁又眼神示意。

    “父亲,孩儿答应父亲,明年春闱定然名列三甲,入翰林院,分润大周气运,以解父亲困厄。”

    李直微微颤抖的声音继续响起。

    在李直身后哪些缓过来的家丁,则趁着老家主李元将注意力集中在李直身上,脚步悄然地再度捡起网绳和铁索,似乎想要故技重施。

    呛啷!

    一个家丁拾取铁索时,不经意地发出了一声金属脆响。

    “吼!”

    李元蓦然抬头,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咆哮,红色的双眼再度涌现出血光,干瘦的身躯仿佛又一种恐怖的力量在不断提升。

    “父亲,请恕孩儿不孝。”

    正跪在地上的李直蓦然喊了一句,忽然整个人合身朝着李直扑了过去,双手死死抱住李元的下半身。

    “快!”

    后面站着的管家见状,急忙朝着周围那几个家丁喝道。

    众人登时齐齐再度涌上,铁索和套网朝着一张面容渐渐化作骷髅状的李元扔了过去。

    只是不等这些铁索和套网落在李家家主身上,对方双手张开,宛如家主一般的手爪猛然一挥。

    砰砰砰——

    六七个拉扯着另一头的家丁再度飞了出去。

    这一次,比先前摔得还要重,木制的家具和各种花卉花盆打翻了一地。

    只是即便这般动静,整个李家的内宅之中,也无其他人靠近。

    面孔已经完全如骷髅模样,双目深处却仿佛又两团红色火焰燃烧的李元,又猛地抬起一脚,将李直整个人踢飞了出去。

    李直倒跌在地,望向仿佛一具骷髅架子穿着长衫的父亲喉咙一甜,吐了一口鲜血。

    “少爷,少爷,这可如何是好?”

    摔得七荤八素的中年管家神色凄惶,语带哭腔地爬到了李直身边。

    “父亲遭受的反噬已经到了肉化白骨的阶段,再这般下去,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早晚要沦为,要沦为……”

    李直眼眶通红,双手仅仅握成拳,显得心中难受异常,可是一股巨大的无力感同时又涌上心头。

    看着向来敬爱有加的父亲,一步步沦为怪物,那种折磨和疼痛,简直难以言喻。

    如今这般状况,除非他立刻就中了进士,得入翰林院,否则都是无用。

    且此刻,众人再次,想要阻拦都不可能。

    “咔嚓咔嚓——”

    仿佛是骨骼摩擦发出的脆响响起。

    宛如一具骷髅架子穿着衣服的李元,身体慢慢动了,看着动作并不算特别平稳,整个似一阵风就会吹倒一般,可有偏偏行走自如,正在一步步迈向大门。

    “不行,快拦住父亲!”

    李直强撑着站起身,再次呼喊一声,似乎想要让其他家丁一起将李元阻拦住。

    以李元此时的状态,不论是被外人所知晓,还是在毫无理智造成的伤害,后果都是无法承受的。

    若是惊动了朝堂,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在场不论李直还是那些家丁,几乎都没有人能够站起身,即便家丁之中,有些伤势较轻的,眼看这等情况,也宁愿哼哼唧唧躺在地上装死。

    眼看李元一副鼓楼架子披着宽大的蓝色长衫走到了门前,忽然间,外面一阵狂风陡然倒灌进了房间内。

    门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年轻书生,神色淡淡,丝毫不为李元的骷髅身躯所动,反而眼里带着几分审视和趣味昂然之意。

    “裴兄?!”

    李直揉着眼睛,看清了那书生的模样,微微一愣,脱口喊道,“裴兄如何在此处。”

    可话刚说完,随即又脸色大变,急忙喊道:“裴兄快快让开,家父遭术法反噬,如今化作白骨骷髅,不认生人。”

    “原来是这样。”

    裴楚站在门前,看着一步一步朝他靠近的白骨骷髅,丝毫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反而冲李直笑了笑,“李兄莫怪,我夜来多梦,未曾入眠,闻听得动静方才到此。”

    他在内宅的院墙上已经观察了许久,不过却不好直接说,他比李直还先一步就到了内宅。

    裴楚话一说完,目光投向了在他面前站着的李家家主李元,在裴楚眼里,此刻的李元当真是有些……怪异!

    这个怪异不单是对方化作了白骨骷髅,而是裴楚能够从对方身上看到浓郁的死气,又或者可以说是阴寒气息,显然起主人此刻已经可以当做阴邪鬼魅来对待。

    但偏偏,其体内又有一股绵延浩大的力量在支撑着,使得其并未完全沦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