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书堂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拯救明末 > 第144章 监军

第144章 监军

    看着登州送来的情报,了解了孔有德之乱的详情始末之后,王业泰深深叹了口气。

    情报是敌情司安插在登州的小五派人送来,并非是登莱巡抚孙元化的求援书信,所以对出兵登州帮助孙元化剿灭孔有德,王业泰暂时没有这个意图。

    不是王业泰忍心看着一水之隔的登州发生动乱,实在是他现在焦头烂额力有不逮。

    辽南现在自身的问题太多太多,要趁着冰冻之前把冬麦播种下去这样来年才有收获、还有趁着冬季还没到来时晒制最后一波海盐,趁着海面没有冰封的时候多打些海鱼,这些都关系着辽南生活下去能否渡过这个冬天的根本。

    虽然朝廷给东江镇拨付有钱粮,但是那点钱粮连养活两万多军队都不够,对十多万辽民来说更是杯水车薪。一切都要自力更生自给自足才行。

    更何况,现在辽南的战事虽然平定,但张旭和李彦直依然战斗在建奴腹地,而徐敷奏带了绝大部分海船和两营兵马前往宽甸增援。

    所以王业泰现在没有能力解救登州,甚至连装载士兵的海船都没有剩下几艘。所以对登州实在是爱莫能助.....

    而且,辽南东江虽然属于登莱巡抚管辖,但毕竟和登州山东不是一个地区,王业泰是平辽总兵官,辖地便是东江辽南,没有越境出兵的理由,除非有朝廷的旨意或者登莱巡抚孙元化的军令。

    但直到现在,孙元化并没有一纸文字传到辽南......

    所以,从哪个方面来说,对登州的乱局,王业泰也没法去管,没能力更没有理由过问。

    但是,和孙元化合作这么长时间,也毕竟有了些感情,对孙元化这个人,王业泰还是很欣赏的,不希望他像另一个时空那样,落得个被问罪处死的下场。

    在整个大凌河战役中,孙元化派出了总兵张可大前来辽南听从王业泰指挥,虽然张可大没有打赢什么仗,但王业泰分润了他一些战功。而且辽南属于登莱巡抚管辖,在这场战役中,王业泰带着平辽军立下了绝世之功!

    而作为东江镇的上司,孙元化也能从中分润一些功劳,这些功劳能不能保住孙元化的性命?王业泰在思考着。

    最后,为了再加上一些筹码,王业泰决定再给朝廷上一道奏疏,提前为张旭部在建奴腹地的攻略请功,顺便增加孙元化活下来的可能。

    “

    ......

    在登莱孙巡抚的运筹下,臣平辽总兵官王业泰决定趁着建奴主力攻打大凌河之时,派出一支精锐部队经朝鲜国境内潜入建州。

    是时,臣带着一万士兵经凤凰城直逼辽阳,为了防范臣攻克辽阳,建奴贝勒莽古尔泰征集全部建奴旗丁,共三万多人向臣发动了攻击,臣且战且退,在鞍山驿一战全歼了奴贝勒代善两千精骑,并引诱着莽古尔泰追击直到金州关外。

    趁着建奴全部旗丁被臣引到辽南之时,副将张旭参军李彦直统帅三千精锐之师从朝鲜渡过鸭绿江攻入建州腹地。

    一战攻下建奴旧都赫图阿拉城,烧毁建奴城堡村镇数以百计,杀死建奴百姓十万。

    然后二人又带兵出群山翻长城,攻到了沈阳城下,现在正在沈阳和建奴激战。

    是役,张旭所部以三千孤军深入敌境三千里,攻克建奴新旧二都,攻占城池数十座,杀敌数十万,此乃绝世之大功。

    眼下我将士还在敌境浴血奋战,臣已经尽起辽南之兵前往增援。微臣特向陛下报喜,请陛下和朝廷拨付粮草、嘉奖有功,以鼓舞士气以竟全功!

    ......

    ”

    现在的王业泰根本不知道张旭打得怎样,但不妨碍他写这么一封奏疏。战果功劳大小尚且不知,但张旭带兵杀入建奴腹地却是真实的事情。

    在奏疏的一开始,王业泰便说是孙元化的运筹下才有此役,为的就是给孙元化增加功劳保住他性命。

    至于朝廷会不会相信,朝廷会不会问罪孙元化,王业泰也并没有把握。

    王业泰并不知道,此时的崇祯皇帝,正经历着惊、怒、喜、恐各种情绪,而朝廷上也乱成一团麻,对现在的局面根本不知道如何收拾。

    事实整个崇祯四年,大明各处都是一团乱麻。

    陕西的流贼在延绥巡抚洪承畴的清剿下,大部分流贼渡过黄河进入了山西,整个山西又被闹成了一锅粥。据报,山西的反贼已经有三十六营二十万之多!

    山陕动乱,南方也不消停,二月的时候,福建乱民造反攻打瑞金县城,后再官兵的为脚下逃到了山区。

    七月的时候,湖广发生大地震,长沙、常德、岳州、衢州等府灾情严重,无数房屋倒坍,死伤百姓数万,而地震波及了临近的几十个府,面积极其巨大。湖广和江西地方官府已经向朝廷请旨,要求拨银用来赈灾。

    可是现在的朝廷那里有钱粮啊,国库空的能跑马!全部的钱都砸在了辽西,用在了大凌河之战中。

    为了筹集四万大军的军费,几乎刮空了国库里最后一枚铜钱......

    要是打赢了也好了,可谁想到四万大军败了个干干净净,上至武经略满桂监军张春,下到三十多个将领,都折在了辽西战场。

    祖大寿倒是跑了回来,还带回了三千多建奴首级,可是四万援军却没了啊!

    这一仗可以说是赔了个精光!

    当接到辽西战报的时候,崇祯是那样的震惊,然后便是怒火万丈!他有满腔的的怒火想要发泄,却根本发泄不出。

    大凌河之败怪谁,怪满桂吗?满桂已经战死沙场。怪张春吗,张春不知所踪。

    那就只能怪蓟辽督师孙承宗了,而孙承宗已经在战败的第一时间上疏请罪,并请辞去蓟辽督师的职位......

    孙承宗是三朝元老,是帝师,在朝野的威望高的很,哪怕打了败仗,崇祯也没法直接处罚他,只能准了他的辞呈,让他回高阳老家养老。

    崇祯的怒火只能发泄在临阵逃跑的吴襄头上,下旨罢免了吴襄的官职。但却不敢杀吴襄。

    辽西军门盘根错节,吴襄在军中根基深厚,而辽西军门最大的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