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书堂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罪无可赦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无忧谷(15)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无忧谷(15)

    王梦两口子倒是很快到案了,审讯结果却出乎吴端意料。

    审讯室内。

    王梦:“是,我知道死人了,但人不是我杀的!”

    吴端将几张鞋底花纹照片在桌上一字排开,展示到最后一张时,他啪地拍了一下桌面。

    “你的鞋!我们拿你的鞋跟现场的脚印挨个比对,就是你!

    从夏天的高跟凉鞋,到春秋季节的平口高跟鞋,再到冬天的高跟皮靴,蒋保平死后你可没少光顾他家,干什么去了?!”

    王梦理直气壮:“人死了,我还不能去悼念一下?”

    “对着冰箱里的肉悼念吗?”

    “那是我的自由!”

    “谁给你杀人的自由了?”

    “我没杀人!”王梦瞪大了眼睛,大声嚷嚷着。

    “人是被你肢解的吧?武安亲眼看见你把大腿、上臂处的骨头扔进河里,现场到处都是你留下的痕迹,还狡辩?”

    这下,武安真急了。

    她奋力摇着手,似乎想要挣脱手铐的束缚,“你们冤枉人!你们陷害我!我要回家!我要找律师!”

    她这样大叫大嚷,审讯便无法继续进行了。

    闫思弦被她的喊叫吵到,微微皱了下眉。他喜欢安静,噪音总是令他浑身不适。

    他在隔壁都能听到这么大的声音,和王梦共处一室的吴端不知道要被吵成什么样儿,闫思弦有些担忧。

    好在,声音很快就打住了。

    叫声之所以能停下,是因为吴端的一句话。

    吴端对王梦道:“人不是你杀的,是你老公吧?”

    “啊?!不是!”王梦连连摇着头。

    “不是他,你为什么帮忙处理尸体?”

    “处理?”

    对吴端的这一说法,王梦很是不满。吴端便补充道:“就是把他分割成块,冻进冰箱。”

    “不拆开放冰箱,还能怎么办?天那么热,难道我眼看着他变臭?”

    在这个问题上,王梦出人意料的坦诚,她整个人透着一股无理争三分的势头。

    相交于武安,她的法律知识匮乏得让吴端不敢置信,跟她交谈后,很难想象这是一名教师家属。

    吴端开始相信闫思弦的判断了,蒋保平身上那种个人英雄主义,对他人影响之深,竟像邪教一样。

    事实上,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是要判刑的。看王梦的样子,对此一概不知。

    考虑了一下,吴端决定给她普个法。

    他当即掏出手机,查明了相关法律条纹,并将手机递到王梦眼前。

    “看清楚,单说处理尸体,三年以下的量刑不算高,但这可是杀人案,你是单单处理尸体,还是杀人毁尸,可不好说,要是或者,起刑点可就高了,最高能判死刑……

    你当我吓唬你的?好,咱们就杠着,等走审判程序的时候,你再哭。”

    说完,吴端起身就要走。

    他这通审讯可谓来去如风,王梦其实还没适应,大叫大嚷不过是虚张声势的试探。

    试探结果是,警方根本没空理她,爱说不说,受了冤枉活该。

    如此一来,王梦急了。

    她又挣扎了几下,似乎想要起身拦住吴端。

    一边挣扎,她一边喊道:“我真没杀人!你听我说!”

    吴端停下脚步,回头,并未回到座位。

    “我要知道蒋保平死亡当天发生的所有事,那天你应该一直在他家吧?给参与小饭桌的孩子们做饭什么的。”

    “对对对。”

    “那就从你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蒋保平说起吧。”

    “行行行。”王梦连连点头,“那天挺正常的,我上午十点半去他家,准备做午饭——学生们早饭都是自己在家吃,只在蒋老师家吃午饭和晚饭两顿。

    一直到下午七点半,学生们就等着家长来接了,没啥事我就回家了。那时候都好着呢,蒋老师也好好的,我记得特清楚,他还把我送到门口呢。

    回到家,又给我家那口子做饭,我家那口子刚从牌桌上下来,寒暑假也不说帮我干点家务,跟上班似的,定时定点儿,一大早就奔棋牌室,中午晚上倒是知道回来吃饭,吃完又去棋牌室,能玩到半夜。

    我跟林见清在一块,算是没指望了,年轻时候他就爱打游戏,天天抱着电脑,年纪大点,盼着他能收收心,心思又都搁牌桌上了。

    要不是他还有份工作,我们的日子是真没法过……”

    “你可以出去工作,现在有很多职业女性。”吴端接了一句题外话。

    “不行,他不让,他就是想拴住我,伺候他,你不知道人能懒成什么样儿,那年我回老家奔丧,半个多月,人家愣攒了半个多月脏衣服,大夏天的,连背心裤头都不洗,家里都酸了。

    还有做饭,跟我结婚以后,就没见他进过厨房。

    他会让我去上班?那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所以你就跟蒋老师在一起了?”

    王梦点头,在这件事上,她和武安的态度一样,觉得婚外情不叫事儿,传统道德观并不能约束自己,自己之所以出轨,全是丈夫的错。

    吴端知道,边缘话题该打住了,他需要把注意力放在蒋保平死亡这件事上。

    于是他问道:“继续说那天的事儿吧,你离开蒋保平家之后,回家给你老公做饭,后来你又回去了吧?”

    “回了。”

    “为什么?”

    王梦的眼神似乎在问吴端:“不就那点事儿嘛,你确定要我明说?”

    吴端公事公办地看着她。

    王梦败下阵来,“好吧,我那段时间只要有空……不是……”

    她重新想了一下,继续道:“只要我老公去打牌,我就去找蒋老师……嗯……也不一定非要干点啥,就是……跟他待一块儿,心里舒坦。

    有时候说一说他以后的打算,有时候聊聊学生的事儿,他脑子里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多新鲜事儿。

    他给我一个工作机会,我本来就挺感激的……”

    吴端打断了王梦,问道:“林见清不同意你出去工作吗,蒋老师这边的工作他为什么答应?”

    “住一个小区,前后楼,不耽误我做家务,他就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