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书堂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明鹿鼎记 > 【0790 气度宽宏的韦大人】

【0790 气度宽宏的韦大人】

    “也不能这么说,三辅大哥也有三辅大哥的优势,至少与人接洽方面,还是很有一手的,你们几个都很聪明,却不方便抛头露面嘛。”韦宝笑道。

    吴三辅得意道:“那是,官面上的人,商场上的人,还有各地的大户和土财主,我没有摆不平的。”

    “不过啊,三辅大哥,你也要尽快对天地会熟悉,对各地情况熟悉起来才成啊,你如果掌管海防总督衙门,那就相当于一个特别大的布政使了啊,你这个布政使必须比其他的布政使都更加有才干才能胜任,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海防总督衙门总督的身份呢。”韦宝道。

    “我哥别说一个布政使的实力,我哥连一个知县的实力都未必有,给我哥一个县衙让他管,不知道会管成啥样了。”吴雪霞笑道。

    “这是什么话?我怎么没有一个知县的实力、别说一个县衙,就是一个府衙我也照样能管好。”吴三辅嘴硬了一下,然后对韦宝道:“小宝,你放心,我知道想做高位,肯定得有能力,得自己有两把刷子的,我会用心学!”

    “很好,就从这趟咱们的济南之行开始吧!三辅大哥,我在去辽东之前,会尽量帮你把这一片摆平的!刚才雪霞说的不错,咱们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时间是一方面,魏忠贤是另一方面,魏忠贤和官场上的人都是出尔反尔,一个个老奸巨猾,与他们商量好的事情,不能完全当真,他们说变卦就会变卦的!不过,我不信魏忠贤敢在我去辽东之后给海防总督衙门委派总督,至少我在辽东立功之前,他不会这么做,他还指望我在辽东也裁军呢,还指望我挡住这次建奴的进攻,帮他省下一大笔银子呢。”韦宝自信道。

    “哎,我怎么觉得魏忠贤是在给总裁挖坑,等着总裁被建奴搞趴下?总裁,你就这么相信自己能打赢建奴吗?别忘了,打建奴,咱们可不能出动自己的军队,得完全依靠蓟辽边军和辽东将门的兵马,我不觉得那些人有能力打得赢建奴,还有粮饷也是大问题,你千万别想着自己贴粮食和银子啊,天地会中央银行可没有一点余钱了,自己的日子都过的紧巴巴的。”吴雪霞提醒道。

    韦宝呵呵一笑:“雪霞这个贤内助是真好,一天到晚替天地会中央银行着想,也等于是替我着想了,是,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去辽东,不能用咱们的军队,也不能给他们补贴银子和粮食,否则就暴露咱们的实力了,并且吃大亏了。”

    “我这妹子就是会过日子,小宝,我妹妹对你多好啊?”吴三辅乐呵呵的捧场。

    韦宝笑着点了点头。

    再过一日,韦宝只带了三千大军启程前往济南城。

    因为东营大营这边还在整编,韦宝怕军队数量少了压不住阵脚。

    吴雪霞觉得至少要带五千大军过去,因为情报显示济南城还有山东军近三万人呢,只带三千人过去,怕是会有一定的危险。

    韦宝说服了吴雪霞,最终只随从了三千大军,五百多人是总裁卫队和统计署总署的人,剩余两千多是陆卫队抽调出来的精锐,韦总裁觉得足够用了。

    大军到了济南城外,李精白亲自带着所有文官和武将出迎,规格极高,除了几个比韦宝官阶高的人行的深深鞠躬的礼节,其他人都是跪拜大礼,搞的跟迎接钦差大臣一样的规格。

    韦宝本来就是钦差大臣,只可惜不是太监,也不是正一品高官,否则所有人都得跪下。

    “李大人,你太客气了,让大家都起来吧。”韦宝急忙下了马,谦虚道。

    李精白绝对没有因为韦宝年纪轻轻而有所怠慢,要是韦宝之前没有做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举措,李精白是真的会将面前这个年纪很轻的少年当小孩的,但现在完全不敢了。

    “韦大人,这是一定要的。”李精白说罢,对众人道:“韦大人让你们起来了,都谢恩吧。”

    “谢过韦大人。”众人整齐道。心中都忐忑不安,不知道韦宝这个传说中的丧门神会怎么对付他们?

    其实现在稍微有点家产的人都恨透了韦宝,就算不恨透,也是厌恶,厌烦,防备的状态。

    因为大家都看明白了,只要有点家产,韦宝来了就要敲竹杠,扒层皮。

    韦宝所过之处,老百姓纷纷赞颂,但韦宝与富人之间的关系,却都处的很差。

    也不能说韦宝和所有的富人都处不好关系,要在被韦宝整治之后,主动向韦宝送银子,并且得到了韦宝重用,成为了韦宝的人,才能免于遇难。

    这也正是魏忠贤防备韦宝的关键所在,韦宝这一套其实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搞钱,这是首当其冲的,其次就是网络自己的势力,形成一种派系,以他韦宝为首的派系。

    只是韦宝入仕时间还不长,而且韦宝形成的派系,似乎没有很强的侵略性,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保住富贵,或者为了寻求升官发财而聚集到韦宝的身边。

    暂时来说,韦宝的势力集团与魏忠贤并无本质冲突,并且是依附于魏忠贤之下的,反而等于在迅速扩大魏忠贤的势力版图。

    所以,不管是魏忠贤,还是这一类人,都对韦宝的势力集团在迅速扩张这件事并不是警惕,大家只是担心被韦宝敲竹杠。

    “李大人,韦大人的意思是让济南城中所有兵士立刻撤到城外驻防,我们要给他们整编。”林文彪第一时间上来对李精白道。

    李精白一怔,知道韦宝肯定会这么做,却没有想到韦宝速度这么快,这也太那啥了吧、就算是做买卖,你韦宝这吃相也是不是太难看了一些?

    “可以可以,这是应该的。”李精白当即答道。

    李精白之所以回答的这么爽快,那是因为李精白完全没有要与韦宝在军事上再对抗的意思了。

    山东军的主力都已经被宝军击溃,更别说剩下来的三万残部,都是各地卫所军拼凑在一起的,更是毫无战斗力可言。

    韦宝见李精白这么回答,很满意。

    “韦大人,我这就通知所有军士出城,大人中午这顿饭,是进城吃呢?还是在城外吃?”李精白试探的问道。

    “就在城外吃吧,在这个地界上,我是地主,我宴请诸位大人!”韦宝笑道。

    众官员急忙道:“不敢当,不敢当。”

    韦宝笑了笑,让人即刻安营扎寨。

    韦宝手下的兵士的效率和纪律,再次让这些官员和将领们都大开眼界。

    只见宝军的训练有素,不管是行走还是站立,姿势都是刚劲有力,且都是整齐划一的,只用了半个时辰,一座巨大的营寨就在济南城外拔地而起。

    然后韦宝在营中设宴款待了李精白和众官员,众将领。

    就这样,只用了不到一天功夫,济南城中的所有军士全部出城,韦宝的人接管了城防,到了次日,韦宝才入城,直奔布政使司衙门,亲自坐镇,并且发榜安定民心。

    这一步完成,代表着海防总督衙门的牌子基本上立起来了,至少在明面上是立起来了。

    河间府、沧州府、山东和登莱全部归属海防总督衙门统领。

    “李大人,怎么没有看到刘养噩将军?”韦宝问道。

    李精白知道韦宝会问刘养噩的事情,所以并不奇怪,“刘养噩被关押在我的府中,大人要怎么处置他?他带领军队与大人搞对抗,这件事,我之前就极力反对!要不是此人,山东的局面不会搞的这么复杂。”

    韦宝微微一笑道:“先把他带来,我见一见再说吧,有的人就是活得不